仕豊路永吉二巷生日蛋糕 張震上將學習《論持久戰》文章重新發表

中新網北京9月1日電 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上將撰寫的題為《學習和研究<論持久戰>》的文章在近日出版的《中國軍事科學》雜誌上發表。

張震是身經百戰的著名將領,中央軍委原副主席,上將;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歷任多個重要軍政領導職務,抗戰勝利時是中共領導的19塊根據地之一——豫皖蘇邊抗日民主根據地的領導人之一,健在的開國中將,今年101歲。

作為中國軍隊參加抗日戰爭全過程的親歷者,張震對毛澤東主席的《論持久戰》有著深切的理解和體會。1958年5月26日,在軍事學院舉行的紀念毛主席《論持久戰》發表20周年學術報告會上,張震作了「紀念《論持久戰》發表二十周年」學術報告。同年6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對其報告加以整理並出版發行。后因檔案資料散失,以致2005年出版《張震軍事文選》時未能收錄此文。最近,有關部門在整理歷史資料時發現了張震的原稿。這次《中國軍事科學》雜誌刊登的張震署名文章,就是在其學術報告的基礎上修訂而成。

《論持久戰》是毛澤東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在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上的演講。張震在文章中說,《論持久戰》是毛主席運用唯物論、辯證法研究戰爭的範例。他同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批判教條主義者一樣,從對戰爭起決定因素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各方面去分析、對比、反覆地研究,從而找出抗日戰爭的規律,他的研究不是建築在主觀願望上,而是建築在深刻認識客觀事物的基礎上。

第一,從戰爭性質來說,毛主席指出,中國抗日戰爭是正義的,進步的,求和平的;日本軍閥是非正義的,倒退的,侵略的。因為在抗日戰爭中中國犧牲雖大,時間雖長,但是永久和平、永久光明的新世界已經鮮明地擺在我們水碓五路生日蛋糕的前面。

他又告訴我們,可以預見這次戰爭的結果,將不是資本主義的獲救,而是它走向崩潰。

毛主席這一英明的預言,不是成為現實了嗎?日本軍閥統治不是崩潰了嗎?而且在世界範圍來說,愛好和平的正義的力量最終戰勝了德、日、意法西斯。

文章表示,毛主席是用唯物辯證法來觀察抗日戰爭的。在敵強我強,敵小國我大國,敵寡助我多助等這些條件下,特別是共產黨所領導的全民抗日戰爭,開闢廣大的敵後戰場與正面戰場協同,在戰略上必然形成犬牙交錯形態,在較長的時期內游擊戰爭將提到戰略上的重要地位,最後戰勝日本帝國主義者不是從前的主力軍,而是由游擊隊所組成的游擊兵團而上升的主力軍;抗戰建國的大任,落在共產黨肩上。八年抗戰已充分證明了這種戰爭形態既不是抄襲外國,也不是繼承中國近代反對異族侵略的戰爭形態,而是「中華民族自求解放的戰爭形態,是半殖民地大國在二十世紀三十和四十年代舉行的解放戰爭的特殊的形態。」

第二,毛主席又告訴我們在抗日戰爭中要怎樣做和不怎樣做,很詳盡地闡明了在持久戰戰略方針下,在戰爭全局上必須研究的十八個問題:能動性在戰爭中,戰爭和政治,抗戰的政治動員,戰爭的目的,防禦中的進攻,持久中的速決,內線中的外線,主動性,靈活性,計劃性,運動戰,游擊戰,陣地戰,殲滅戰,消耗戰,乘敵之隙的可能性,抗日戰爭的決戰問題,兵民是勝利之本。

這些,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反侵略保衛祖國戰爭仍具有普遍的指導作用,因為按照我們國家社會主義制度與外交政策來說,我們是不侵略人家的,但是我們反對人家侵略我們。因此,在戰略指導上我們是防禦的,我們的進攻是在被迫的情況下為保衛祖國的領土完整而實行的。雖然歷史條件完全變了,人民已成了自己國家的主人翁,共產黨已成了國家的領導中堅,但是敵強我弱這種客觀情況仍然存在,加以敵人首先發動戰爭,先我動員,因此未來可能發生的反侵略戰爭不會是速決的而是持久的,而這種持久在相持的年代來說會較抗日戰爭大為縮短,這是可以斷言的。未來可能發生的反侵略戰爭,雖然作戰的樣式和規模,不會和抗日戰爭中的持久戰一模一樣,但是持久戰的總方針還是適用的,特別是關於防禦中的進攻,持久中的速決,內線中的外線,主動性、靈活性、計劃性和決戰問題等等,不僅應該很好地學習和運用,而用還應該根據現代戰爭的具體情況加以高度的發揮。

張震在文章中強調,我們今天來學習毛主席軍事著作時,首先要學習他如何把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如何運用唯物論與辯證法來研究戰爭規律,研究一切工作,如何具體分析具體問題來指導中國革命戰爭蓮潭北二街生日蛋糕。(完)

(原標題:張震上將學習《論持久戰》文章重新發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